国际追逃:“经济蛀虫”落网记③黎健雄“早点回来,或许不会一错再错”

发布日期:2020-04-15  来源:南方日报

  

  

  黎健雄。南方日报记者 张梓望 摄

  2019年3月1日,春运最后一天,归家的游子,纷纷踏上返程。

 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,一架蓝色涂装的波音787缓缓滑入跑道。

  待飞机停稳,一个头戴黑色帽子、身穿深色夹克,身材瘦小的男人低着头走到了机舱口。在两名民警的押解下,他慢慢走下舷梯。

  17年前仓皇外逃,而今再次踏上故土,他终于卸下所有包袱。

  他叫黎健雄,佛山市南海区原房地产交易所所长。2002年4月,其利用职务之便,以招待来宾之名,将200万人民币公款兑换成港币在境外挥霍一空,随后举家潜逃。同年,黎健雄被立案侦查,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。

  在17年驰而不息追逃追赃震慑与感召下,黎健雄主动归国投案。“早点回来,或许不会一错再错……”谈及往昔,他声音哽咽,追悔莫及。

  1、挥霍百万借款外逃 在工地“打杂工”得了癌症

  出事前,黎健雄可谓年轻有为:30多岁就担任南海区房地产交易所所长,仕途和前景曾被广泛看好。谁也没想到,他竟然会这么早“出事”。

  从基层政坛“红人”到“红通人员”,源于一次“借钱”。

  2002年4月,黎健雄利用职务之便,以该所名义向该区一房产建筑工程公司借款200万元。收到支票后,他并没有交给财务入账,而是让妻子廖某娟兑换成188万港币,提现后再通过非法途径转到境外。

  黎健雄转头就在境外把这些钱用于接待,挥霍一空。“当时有种说法,要做大南海海外‘蛋糕’,要做大做强,就需要我们这些职能部门服务到家。”黎健雄说。他当时认为,“服务到家”就是做好“接待”,所以吃喝玩乐少不了。“我当时法律意识不强,理解不够深刻,所以犯了错……”

  彼时,正值五一假期,把钱花完后,黎健雄便带着女儿去了南太平洋某国。在此之前,他以送女儿去国外求学为由向单位请了10多天假。为掩人耳目,他临走前还把单位公章交给副所长,办公室也没收拾,看不出丝毫异常。

  出逃没多久,黎健雄岳父心脏病发作,妻子廖某娟回国探望。鉴于当时黎健雄挪用公款经过了廖某娟之手,有关部门便依法对廖某娟采取强制措施。

  大洋彼岸,黎健雄听闻此事后惶恐不已。“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不敢回来。如果当时选择回国面对,或许不会一错再错。”

  慢慢的,当海外生活的新鲜感褪去,日子变得愈发艰难。

  “我在工地找了份工,处理一些施工问题,其实就是打杂工,每天都很累。”黎健雄说,因为心理负担重,他数次想回国“解决事情”,“但我在国外听到的消息很多都不真实,怕回来被处以重刑,又吓到不敢回。”黎健雄还说,他爷爷2012年过世,作为长子嫡孙的他也未能给爷爷送终。

  2017年,身心俱疲的黎健雄得了癌症。绝望中,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?

  2、一场“回家”主题座谈会给案件带来转机

  虽然黎健雄外逃时间长,但办案人员始终没有放弃对他的追逃。

  “他外逃时间长,在国外获得了居留权,经济收入也还可以,劝返难度非常大。2017年,他知道我们在查他,还迅速对国外资产做了转移。”黎健雄案追逃专班成员、佛山市南海区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陈小毅说。

  监委成立后,省追逃办将黎健雄案列为重点案件。根据“一案一策,一案一专班”要求,南海区纪委监委成立追逃专班,以分管领导为组长,由追逃经验丰富的原纪委和检察院转隶干部共同组成,发挥监察体制改革后“1+1>2”的制度优势。

  “海外追逃,难在找人。一旦发现对方躲在了哪里,我们就有底牌了。”陈小毅说,他们为此全面走访调查了黎健雄同事、朋友、亲属及单位等,终于从其重要关系人黎某新口中得知了黎健雄的潜逃地。

  陈小毅说,黎某新一开始对协助办案很抵触,还扬言“如果再找我,就报复你们全家”。“我们也曾找过黎健雄父亲。他一见到我们就哭,老人家一方面很想儿子回来,另一方面又怕儿子回来要坐牢,心里很矛盾。当时我们也尝试做黎健雄父亲的工作,后来被家属拒绝了。”陈小毅说。

  2018年8月,国家监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。同年12月15日,《公告》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际,佛山市、南海区两级追逃办联合召开以“回家”为主题的外逃人员关系人座谈会,邀请了黎某新参加。

  “会上,我们对包括黎某新在内的外逃对象关系人,作了细致的政策解读和思想感化。”陈小毅说,会后再次深入做黎某新思想工作,黎某新终于放下内心防线,表示愿意配合劝返工作。

  有了黎某新的“牵线”,追逃工作开始顺利起来。

  3、被专题片深深触动 坚定回国投案自我救赎决心

  “我好希望能尽快回去交待问题,令自己和家人都可以早日安心……”几天后,黎某新即向办案人员展示了黎健雄发来的电子邮件。

  2018年12月底,时隔16年,黎健雄终于通过电子邮件向追逃专班袒露心声。邮件里,黎健雄表明了回国意愿,但又称要接受手术,术后将择期回国。

  “我们并没有急于求成,通过黎某新耐心跟他说理、讲法。当时刚好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摄制的《红色通缉》专题片热播,黎某新向我们反馈,黎健雄在国外也看了,更加深入了解了国家追逃追赃的决心、能力及政策,受到很大触动。”陈小毅说。此后,黎健雄又先后10多次联系黎某新,反复确认相关政策、程序等事项。

  2019年1月17日,黎健雄终于下定决心回国投案。当天,他发邮件说,主治医生正在给他评估治疗情况,“一旦结果出来显示我的情况稳定,我即回国。”

  2019年3月1日,黎健雄顺利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外逃前,他是春风得意的仕途“新星”,归来时,他看起来已是一名双鬓泛白的枯瘦老人。陈小毅依然清晰记得当时的情形:“他从舷梯上走下来的时候一直沉默,人也很憔悴。”

  “再踏上故土那一刻,心情很复杂。回来后我精神面貌、身体状况都有很大好转,感谢国家给我机会改过自新。”黎健雄动情地说,“我之前跟国内是脱节的,对国内法律制度也不了解。特别是看了专题片后,我更加明白了国家的政策,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决定勇敢面对。”

  时隔17年,黎健雄终于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他还记得,刚回国时,体弱多病的老父亲颤巍巍地硬塞给他几百块钱。作为长子,10多年未在父亲身前尽孝,捧着钱,黎健雄泪如雨下。“为了家人,为了自己,我一定要好好救赎!”

  “还在外面逃亡的人,是时候回来了。现在国内法治很健全,要相信国家。”采访最后,黎健雄道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上一条:

下一条: 警钟 | 坠入“迷途”的教授